镜莲

是一个具有精神洁癖屁事特多还无聊瞎矫情的人

如梦幻泡影【all无剑】上

     ●写这篇文的时候还没有打到剑冢,所以情节和无剑设定都比较乙女

     ●这只是我一时兴起被剧情虐待想反虐回去的产物,正好赶上活动运气真好。

    江湖传言,有一女子,本领高强,武功盖世。一手万家剑法使得出神入化,可使世上所有兵器,就连称霸武林的倚天屠龙在她手中宛如顽童手中的筷子。然而这样的奇女子,常使之兵器甚至并非利器,不过是城外荒郊绿竹林中的一枝不起眼的翠竹。

       这女子也并非话本里那些绝世高手一般红尘勘破难觅其踪,而是与之截然相反。今儿个去丐帮里蹭一顿叫花鸡,明儿个和丐帮一起去为谁谁谁打报个不平,后儿个再去临安楼里尝几道新菜……她的所为和处事离诸人心中世外高手的形象相差甚远,对她的传言产生疑问而上门挑战的人不是没有。但是当数十人在临安楼外把酒饱饭足的女人围住时,那女人面上未见半分惊慌,右手空转几圈,再看时手中已握住一枝竹。前去挑战之人看到她空手化竹心中已是有些打退堂鼓,正是这几分退缩,那人再鼓起勇气来时却觉得手中一空。低头望去发现剑刃早被那人击落……自此后,再无人对此女心存芥蒂。但此女仍是该吃吃该喝喝日子无聊了就跑去行个侠义,不论是街头乞讨的丐帮或是一身正气的名门弟子,遇见时都能说上两句,除过有人请教却一反常态不给予任何回应之外没有半分高手架子。

     这般强烈的反差和那女子毫不忌讳的行事风格不免使得无数江湖人士对她好奇。纷纷或孤身或结帮前去一探究竟,但都无功于返。在快意恩仇的江湖,这样的传言并非仅此一例。但正因在江湖,这天下仅有的万家剑法才拥有这般诱惑力。

     于是一时间此人行踪成为情报贩子手中热度最高讯息,但纵然前去拜访之人千千万,此女仍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样的状况持续几年,虽仍有些人锲而不舍的穷追猛打,企图窥见些剑法真谛。但多数人已是意识到此女意志多坚定,但就在众人皆放弃的时候。却从临安楼的小厮口中传来此女收徒的消息。

     一时间江湖声浪迭起,有扼腕叹息的,也有重振旗鼓再度前去拜访的。不过连此女面都没见上就被她“徒弟”拦住,请出了门就是另一回事了。这不知打哪来的程咬金气的诸人牙根子痒痒,恨不得狠狠教训这不知地厚天高的小子。但奈何此女对这个程咬金无比上心,可谓是舌底血心间瘤。再加上这程咬金回回礼数都十分周全,打不得又骂不了,这无疑又成了江湖中人的一块“心病”。但对于程咬金来说,这项每日的任务,也给他带来无数苦恼。

    【您既然立了不授人不为师的规矩,又为何要为我一个破例。】

      少年有些赌气的向女子抱怨,女子丝毫不顾及自身形象,瘫在长椅上边咳瓜子边听他抱怨。等少年终于将满心愤怨发泄干净,才提起衣摆,把扔在衣裙上的瓜子壳洒在地上。

     【那难道要我眼睁睁看你冻死在那林子里头?再说,破了就破了,规矩立下就是为了破的。】

      她拾起桌上之前泡茶用的簪子,也不管上面还带着水珠,看也不看的插回发间。再悠悠的提起瓷壶斟满一只小茶盅。向少年推了推。

       【何况我至今却从未教导过你半分武艺,你我只不过徒有师徒之名而已。别老是人云亦云,有时候眼睛都会欺骗你,更别提耳闻了。】

        女人的动作没有避讳少年,少年暗叹一声,独自腹诽着女子非常于一般姑娘的心思。接过杯子,见杯中之物呈浅绿色,色泽清透也未见半分酒气。便不曾怀疑便一口饮下,入口后感受到辛辣的口感才惊觉此物徒有茶汤之形,却是一杯浊酒。

      【咳咳、咳,那倒是了】。少年被呛得舌头发麻,【那里有您这般成日里拿徒弟做消遣的师傅!】少年强撑着抱怨,随后冲出厅堂手忙脚乱的四处找水喝。但那杯浊酒本是女子自己亲手酿造的自家土酒,纯度非一般酒水能及。一入口就辣的他双颊通红还不算,少年只觉像吞了一团火焰,从舌尖一路烧到胃里,一抽一抽的疼。

       饶是这样的情况,还不忘回头给追出来的女子一个眼刀子剐她两下。

       女子失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向他晃了晃手中酒壶。给他灌下几口,甘甜的佳酿入口,像是三月的春水,带着勃勃生机,一路将火星碾压过去。

      
        女子向他挑了挑眉头,脸上狡黠的神色让他有想伸手抚摸的冲动。但奈何女子虽看着邋遢,可一头青丝理的整整齐齐,乌黑的发间也没有戏文里套路的枯叶花瓣。只能按捺下心中叫嚷的冲动

       【我知道让你与我一同被约束在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太过痛苦,所以我允许你离开这里。】她像是没察觉到少年的挣扎。反手不知从何处掏出包裹,把酒壶塞在少年手里。少年一愣。他自是明白眼前这个女子的想法是有多么捉摸不透。事实上就连这个女子动不动的戏弄他也是知晓的,但眼下这一出,却是十打十的意料之外。看着女子腾出双手亲自为他整理行装,罢了还将腰间钱袋挂在他身上。女子做事大手大脚,无意间碰到他的手。也并未做甚反应,继续手上的动作。但他心中的叫嚷,却不知为何熄灭了。像意气风发时兜头浇下的水,不凉,却足以熄灭某种念头。

      大功告成。女子抬头,正对上少年晦涩的眼神。少年背着光,敛了满脸的赌气神色,嘴唇不自然的抿着,眼神中闪烁着她从未见过的光。

      不,是见过的。

      记忆里早已不复鲜明的人与事再度被唤醒,经年的欢喜定格在那人月夜下的瞳孔里。

      并非从未见过,而是太过熟识。女人难得有了片刻的失神。薄唇微启,有字眼在唇齿间游移,将要脱口的一瞬,有不知何人传来的轻蔑嗤笑。

      无理无由无因无果的一声,却足以唤醒女人理智。

      她抬头望了望少年,从他神色中读出几分惊忧,自觉失态。也未急着掩盖,只是将酒壶往少年手里塞紧了些,用宽大衣袖拂去他肩上并未沾染的尘土。

      【走罢。】

       女子声音变得飘忽微弱,少年回过神来,方惊觉所处闹市。身前身后皆乃繁华景象,还有几个姑娘躲着掩着偷笑着看他。而女子的身影,早是不见踪影。

     
      
    
    
      

  
   

评论(5)

热度(94)

  1. 章鱼烧镜莲 转载了此文字
    这大概就是我心中无剑的形象了吧,文笔好啊√而且终于遇到一个把无剑写成女人的作者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