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莲

是一个具有精神洁癖屁事特多还无聊瞎矫情的人

无题

【脑洞产物,中间间隔有点大,意识流,意淫产物】

   蠢女人
   杀生丸冷眸瞥过痛苦的仿佛要把肺咳出来的日暮戈薇和一身狼狈,没空顾忌自己的一身妖气与血腥,围在戈薇身边手足无措的犬夜叉,不屑冷哼。
    在围观犬夜叉战斗中呼喊的太过拼命,把自己嗓子喊哑的蠢事也只有这个女人做的出来。
    她的同伴拿着装满水的竹筒凑上前,色彩明艳的胭脂在经历一场激烈战斗后仍然艳丽非凡。 听人说,这貌似是那个女人从自己的国度为同伴带来的礼物。
     杀生丸将珊瑚写满担忧与焦急的脸庞收入眼底,对这一行人的心思摸了个底,却不做表态,唤了玲与邪见起身离去。路上,玲与邪见闲谈中突然提到了那个女人,
     “邪见爷爷,地念儿说我和戈薇姐姐很像哦!”他不动声色的侧目,看到玲在脸上笑容洋溢的同时,不自觉伸手摸了摸扎起的发辫。未曾见过的发饰与娴熟的技巧,一看就是日暮戈薇的手笔。
    邪见含着糖,含含糊糊的随便几句带过。
     杀生丸又想起那个女人的脸,对任何人都是热情的态度,和她在不久前战斗中,拼命呼喊犬夜叉名字的样子,脚下步伐不变。
     那个名叫日暮戈薇的女人,来自五百年后的世界里,穿着奇装异服,性子固执而坚强,貌似是巫女桔梗的转世。但是见到她的人,都不会把二人混为一谈。虽性格与桔梗截然相反,可二人在某些地方都一样,共同深爱着他的那位半妖弟弟。
   他低哼一声,忽视心中悸动。
   他以为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但是碰面的次数却比以前还多,即使他有意无意的躲闪。而每次碰面,日暮戈薇都是那副拼命而热情的模样。
   唯有一次,他追着七人帮气味而来,看到她披着白布,被雾谷带着跳一种极其愚蠢的舞蹈。不复曾经的活力热情,神情疲乏而恍惚。内心涌起的无名火在他还来不及反应之前,下意识操纵身体的对雾谷发出攻击,在意识回归后,雾谷已经被他的毒爪腐蚀的剩一堆白骨。
   同时,日暮戈薇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躺倒在地上。他回头的瞬间,犬夜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他本就涌起无名火,正想与其大战一场,犬夜叉的衣袍被那只苍白的手拽住。他低头撞上日暮戈薇苍白的脸,看她嘴角无力的笑容,听到她说“是杀生丸救了我们。”
    他面上不动分毫,只是加快脚步离开。身姿挺拔,背影怎么看怎么像落荒而逃。
    他看得懂犬夜叉望向她时炽热温柔的神情,那模样像极在说起十六夜时的犬大将。犬大将最后为十六夜而死,他以为犬夜叉也做好觉悟,至少会护她周全。
    所以当在奈落体内发现停止呼吸独自一人的日暮戈薇时,他产生了从来没有过的杀意。对奈落,对桔梗,对犬夜叉。
    可他只是抿住嘴唇,拔出天生牙,从通往冥界的路上,带她回来。并放弃寻找玲的目的,在她醒来之前,守在她身边。
       “……杀生丸?你救了我吗?”
    身后传来她的声音,他挥着指尖的光鞭,没有说话。身后也没有了声音,良久。他回头,看到那个女人捂住早已恢复的伤口,低垂着头,神色看不真切。他于是唤了她一声,带她走上征途。
     绒尾上忽重忽轻的重量告知他那个女人的状态不是很乐观,但她那失了血色的嘴唇却不断开合,乞求着不要停下步伐。
     他只能降低高度减少她的不适,银发被气流吹拂着乱舞,遮挡住他的表情。但他心里明白,明白这个女人现在最想做什么,最想去到谁的身边。即使曾经被伤过一次,她还是想去那个人身边。对此他束手无策。他能杀掉一百个雾谷或是一百个奈落,却不能重伤一个犬夜叉。

   之后的事情,便顺理成章了。
   奈落被杀死,四魂之玉被净化。
   只是神貌似不愿这么轻易的让他们美满。四魂之玉打开冥道的通道,扯她进去。她狼狈的脸上挂起的笑容还没维持多久,就被惊慌替代。只是这次,他没有伸手,也没有拔刀,更没有沸涌的怒火,因为他看到,他也明白,她最需要的人,已经赶去她身边了。
    觉察到有人打量的视线,他回望过去,对上那个女人同伴脸上的复杂神色。他仅看一秒便收回视线抽身走开。那个女人黑色的眼眸里展现着与他同样激烈的渴望,炽热的无法掩藏。
   他不想坦开自己的渴求,更不想观看他们的恩爱剧场。于是继续在游荡中修行。仿佛是要彻底的与其告别般,他将玲放到人类的村子。但爱这种情感,不容许任何逃避。
    他还是在游历一阵后回到村子。名为枫的巫女见到他后就露出混杂疑惑与怀疑的古怪神情,但还是放下手中的草药,为他指出食古井的方向。玲欣喜的围在他身边滔滔不绝,“……啊,犬夜叉少爷发现食古井不能通过之后就一直呆在食古井边等戈薇姐姐哦。”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不知出于何种心理,杀生丸以离去对少女的碎碎念表示抗拒。待到少女超大声的告别都听不太真切的时候,他已经可以看到食古井了。犬夜叉抱着铁碎牙,低垂着的头靠在一只手臂上。浑身妖气也收敛的微不可察,与以往张牙舞爪的模样相差甚远。
    “犬夜叉少爷一直在井边等戈薇姐姐哦。”
   杀生丸突然意识到,他们的悲伤,全部来的理所当然。
   日暮戈薇相于犬夜叉,是难得的羁绊;相于法师狐妖是挚友同伴;甚至就连那日那个除妖师,都可以以姐妹为由大声哭泣咒骂这个没有她的世界。
   那对他而言,她又是什么呢?
   人类?弟妹?或是……
   但是犬夜叉可以来去自如的穿梭她的世界,可以毫不顾忌的守在井边,也可以无所畏惧的在最后时刻紧紧拥抱她大声的表白。而他甚至连想念的理由都没有。又哪来的资格,谈何眷恋?
    杀生丸并不待见犬夜叉这个半妖弟弟,二人平时不怎么碰面,一旦对上,就是天雷地火,争不出个结果绝不停手。在以往的争斗中,从来都是他胜。除过对父亲留下的刀的争抢,铁碎牙一次次将他弹开的结界代表它的决绝。所幸最后他还拥有一剑救百人的天生牙。但是这一次,可供选择的宝物只有一件,而他又输了。
    他只能抽身离去,如他做过千百次的那样。
    而此刻,他落在村外山林间向村庄步行,再度经过食古井的时候犬夜叉早已不见身影,他敏感的觉察到食古井的异常。迟疑片刻,仍是缓缓向井靠近。
   井里还残留日暮戈薇的气味,他将手压在木台上的时候,感觉到了向他靠近的犬夜叉的气味,以及陌生又熟悉的气息。
   他倏地收紧拳头,缓缓回过身去。
   巫女的面庞在与他对视的一瞬间扬起笑容,墨色瞳孔里闪出了星。
   她下意识的抚上自己鼓起的小腹,笑着说道
        “好久不见,大哥。”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