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莲

是一个具有精神洁癖屁事特多还无聊瞎矫情的人

女神

   嘛总体就是后宫死去,爱娘存活,后宫的异能被主人寄托成诅咒,附在爱娘身上继续守护她的梗。算个系列,断断续续不定期更新,文废话废。
  世界都爱东方爱

     东方爱一直幻想着禁锢自己的铁链与墙壁在有朝一日被黑化了的自己随手轰出一个洞,然后自己迎着所有人震惊恐惧的表情从容的从狱门里走出去,把那些抓自己到这里的人全部打个遍。让他们挂上【我是傻子】的牌子绕着神域跑五百圈大喊“小爱小爱我错了!”

   但事实上,每当她挣扎,所能得到的只有惊起涟漪的水花和铁链碰触响起的令人牙颤的声音。与看守厌恶警惕的神情和锋利的剑尖。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罪名,当她从守卫们讳莫如深的谈话里听到【引诱神祗】这些字眼后,仍难得保持着冷静,最多也不过是心中嗤笑一声,偷偷的撇了撇嘴角,明亮的眼中一如死灰。

  【啊,原来他们喜欢我啊】她想道【害的我现在这么惨,那还不如不要喜欢我了。算了算了,毕竟我这么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我就当自己洗了一个时间超长的澡好了。】她十分阿q的自我安慰,嘴唇被咬到渗出血珠,可眼泪仍是不给面子的从眼眶滑落,啪嗒啪嗒掉进水里。

   最开始的时候,她也曾尝试过计算时间,想累计到一个大到令人无法想象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离开这里,以一种炫耀的态度告诉他们这个数字。然后在他们的悲伤或同情中回到原本平静的生活。于是她笨拙的在心里默念“1,2,3……”但是她在高估了她的能力,——数到了不知几千的时候,她开始计算到底过了多久,然后发现自己不仅没有算出来,还记不清到底过去了多少秒钟。她无奈的抬起头仰望上方,入目一片漆黑,那个瞬间她突然明白弗雷该隐为她讲过的故事书里面的神明或恶魔,为什么要因为被关押而愤怒——因为她现在如同罪孽深重的恶魔,被正义的神明用长枪贯穿地狱深处。虽然她的罪名是莫须有的无稽之谈,可又有谁会质疑神的指令呢?为如此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小人类?

   但是她忘了,有神把她贯穿在地狱深处,也有神从众人膜拜赞美的庙宇顶上跳进最恶臭肮脏的沼泽里,捡起她曾赠送给他,最普通的礼物。

    神的命令无人胆敢违抗,可神敢。

    向来寂静如一池死水的牢狱被石头溅起的涟漪撕烂,有细微的光从缝隙里射入,灼烧着黑暗以求更大的生存空间。东方爱看到神踏着死水前行,他的周身缠绕着劈啪作响的电光,脚下是黑暗的尸体。

    神贯穿她的长枪被神折断;神束缚她的铁链被神劈开;神淹没她的冥海之水,被神指尖的火焰烧干。

    口是心非的骄傲神明撕破所有束缚来到她身边,有史以来第一次放下自己所有架子,向她低头。

    东方爱试图如往常一样调笑神明的异常,开口瞬间,鼻头一酸,眼泪歪歪扭扭的打下来,曾经设想过千万遍的话语,都变成了不成形的啜泣,许久以来自欺欺人的壁垒总算被难过和委屈的狂潮冲破,宣泄了个干净。
       

  【这就是你们的小公主?】

    陌生的声音平地炸开,东方爱一抖,下意识攥紧托尔的手。托尔回应以安心的力度,不动声色的挡住来人嫉恨的视线。抿住嘴唇,另一只手上缠满雷电。

    “啊呀呀,好凶啦”

     来人勾起唇角,嘴唇上散发甜蜜气息的糖果色的唇彩甜美而魅惑,金色头发璀璨而闪耀,与主人一样承载着无上荣光。托尔回头看向身后蜷缩着的女孩——冷色头发紧紧贴在皮肤上,衣服潮湿而肮脏,粘着拍不掉的泥沙,还在不停向下滴水。女孩的脸冻的苍白,像赫菲斯托斯曾经特意为她降下的雪。她抬起来硬撑着对他微笑,眼瞳里是极力试图隐藏的悲伤。托尔心中一揪,下意识将她的手握紧了些,再紧一些。仿佛这样,就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但她的来自于几万年后的时光;没有神魔的,幸福而美好的时光;他被铭刻在史书上,被人所遗忘的时光。

   所以他比谁都清楚,他那时握住的,不过是自己的痴心妄想。

   既然是痴心妄想,早放手和晚放手,有什么区别呢?

   可他不愿。

   东方爱在许久不曾感知到的温暖与明媚里昏睡,托尔低下头看着她平静的脸,鲜血一滴一滴砸在女孩的脸上,又顺着她消瘦的脸庞滑下。

   神祗的力量不断涌进姑娘的身体,璨金色的雷电逐步在姑娘身边加深神祗刻下的咒印。

    透过金色的结界,他看到长老们愤怒的脸,西芙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怒火与哀伤交织的混乱神色,她糖果般的唇彩仍散发着甜美的气味,只是此刻,再无人有心赞美观赏。

     更何况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

     体力逐渐透支,托尔已经可以透过自己的手指看到姑娘紧闭的眼睫。他不知道东方爱醒后会如何想他,悲伤也好,愤怒也好,恨也好爱也好,哪怕无视都无所谓了。

    “反正我又不是为了谋取相同的感情才来喜欢你的……”

     一向骄傲的少年将头埋在姑娘的颈窝,闭上眼睛,灿阳般的色泽褪卸。

     “……我只是想在你身边。”

     东方爱脸上沾染的鲜血被指引着淌向左眼下方,被原有神纹吞噬,融成一颗纯白的圆,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与此同时,结界破碎。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