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莲

是一个具有精神洁癖屁事特多还无聊瞎矫情的人

没完

   倚天此生所经历过的俗世纷争不少,有过交往过的人也不少。可他翻遍以往经年所有经历,都找不到一个可与无剑相媲美的。
   她的性子相较有些腼腆,并不擅长主动的与他人交往。在刚刚结识他与屠龙的时候,主动与他们搭话的时刻少之又少,大部分时候都是靠绿竹棒来传递她的想法若实在躲不过去,和他们交谈时也是磕磕巴巴,眼神四处乱飘就是不知道该落到哪儿去。像是凡尘里不谙人事的闺阁姑娘般。但这个姑娘,又在以后的接触中逐渐与他们熟络起来,在某次战斗结束后,他亲眼看到他以为的闺阁姑娘和屠龙约着去喝酒庆祝……这样强烈的差异,让他一度时间对无剑心生好奇。他设想过许多无剑的身世,却从未料到她便是自己多年来一直追求的答案。
     但他没料到的事太多了,或许不只是他。倚天隐约觉得,大概从来没有任何人,真正的看透过无剑。
     幸好有了心里铺垫,让他当特殊情况突然发生的时候,也并未太过失态——所以,当他一剑舞毕,收剑回身时看到无剑坐在雪地里撑着脸对他笑的时候,心中的震动反映到现实中也不过是握剑手指的颤动,轻微的可以忽略不计。
    所幸无剑也并不是会在意细枝末节的,自是没发现倚天的异常。看到倚天发现了她,也就坦然的揉了揉冻僵的手脸,拍拍身上的冰雪,起身向他走去。
    “你怎么会来来看我修炼?你不是应该在剑冢么?”倚天低头看她神态自然的接过他手中的剑,心中复杂情绪还未平息,便被她接下来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