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莲

是一个具有精神洁癖屁事特多还无聊瞎矫情的人

【东方爱30day挑战活动】谎言╱占有欲

  我,就是传说中的咸鱼之王。
——————————
   “黑漆漆……?”
    阿瑞斯推开房门,就听到少女不可置信的声音。她灰暗已久得瞳孔中扬起了久违的火光与惊喜。东方爱激动得声音都在发抖,像秋冬时节路边在寒风中瑟瑟的落叶。
     没有顾忌他一身的狼狈血污,女孩像一头小兽一样跌跌撞撞的不顾一切的奔向他的怀里,力度大的纵然是他也向后退了几步。他虚环住东方爱,这个动作既可以在她有什么状况的时候立刻做出反应,也能拉开二人间的距离,不让东方爱沾上他盔甲上的腐朽气味。
      女孩穿的是虹亲手创作的洛克克式裙装,腰线收得很细,一只手就足以抱过来。但在接触到她的瞬间,阿瑞斯皱起了眉头。虽然他很少和女性有过这样亲密的行为,但他也知道怀中的这个女孩太瘦弱了。仅仅是扶住她的肩膀帮助她站好这样简单的动作,阿瑞斯都能感觉到她的肩骨好似要戳破自己的手心。
    “其它人怎么样?他们还好吗?伤的重不重?有没有醒来之后就打架的?你有制止他们吗??”
     劝慰的话语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少女连环炮的一系列问题堵住了嗓子。他垂下眸子看着女孩。她的眼瞳里映出他的面甲,更多的写满了焦虑与担忧。没来由的,他觉得烦闷异常。一开始想好的话语都被重新编辑了后才说出来。
    “那群臭小子没有这么弱。这么点伤不至于让他们爬不起来。”
     东方爱眸中的光彩瞬间黯淡下来。她低下头轻轻的哦了一声。
     “我明白了。”她说。“在大家康复之前,我是不会再去捣乱的。”
     阿瑞斯挑眉,他自是知道东方爱不会就此作罢。果不其然。东方爱的语气又激烈起来,她猛地靠近阿瑞斯,甚至伸手拽住他残破的披风。
    “但是你能不能带我去看一眼!一眼就好,看到他们没事我马上离开……”
     阿瑞斯没有作答,他明白这时的抉择意味着什么,如果这是一个文字游戏,那此刻的选择就会决定最后结尾是HE或BE。但不同的是,游戏可以存档读档开金手指。他却对未来全然不知。此刻若是做错了选择,就没有可以反悔的机会了。
    ……你不知道?
    他听到一声无因无果无来无由的嗤笑。
     阿瑞斯顿了顿,虚抱着东方爱的手在他背后僵住,挣扎着握成拳头。
      他是在巡视途中被叫来的,现如今的世界平和温馨的不可思议,一切成果都源于原初两位神明。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创造了这个世界,还解决了终年不停的战乱,理应受到爱戴。于是各族宗长向他们表示臣服与敬仰,并将自身领地范围内所有权限都对二人开放,连决定族中生灭大权的宝器也一并作为贡品上交。即使没有那些宝器,这两位创世神仍然无可战胜。
    面对这一切,原不做表态。初却笑了,他允许各族保留自己的最高机密,也可以不对他们进行赋供。条件就是他要末日之战中,独自一人来到他容器面前的女孩。他向所有人宣告,只要有人能将东方爱完整的带到他身边,连最穷凶极恶的罪人,他也能挥手赦去他的罪。
      这一切都建立在东方爱不知情的前提下。
     当东方爱收到英写给她的邀请函,迈出离开道道尔学院的第一步,她就已经落入陷阱。而当她在圣域内欢笑的时候,道道尔学院已经被各族围攻。初特意制造出战后废墟残骸的景象,并让她亲眼看到。她的朋友们都受了伤,那么弱小如她,又到什么地方保自己周全?
    当然是圣域。也只能是圣域。
    自此以后,东方爱便被迫向她所期愿的道路背离方向前进,且不可回头。
    “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初一字一句的讲述事情经过,语调里带着笑意,装作无意搭上他肩膀的同时,视线如同利剑刺穿他的面甲,冷冷的审视他。
     “我要你,以阿瑞斯的身份让她死心。”初轻巧的下达命令,拍了拍他的肩膀故作洒脱的劝慰道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她呆在这里反而更安全,而且你们在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不也很快乐吗……”他的引诱像是伊甸园里吐着信子的蛇,一举便能窺到人心薄弱处,但他并不选择伸出獠牙对其咬下。他选择在最坚硬的地方注入毒素,看着猎物挣扎,最后一点一点沉寂。
      现在,是该结束一切的时候了。毒蛇张大口,对准猎物,它要一次性,将其全部吞食。
      “其实大家都以为道道尔学院是我派人围攻的,但不管你们信不信。那个人并不是我。”
      “是我哥哥。”
       “啊……坏事大家一起做,坏名声却让我一个人背。”
       他耸肩摊手,神态像一个普通的少年,语气里的无奈像是真受了多大委屈说不出似的。瞳孔里却划过流光,一闪即逝。
      “真不公平。”他说。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