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莲

是一个具有精神洁癖屁事特多还无聊瞎矫情的人

【东方爱活动30day】第24天 跨作品拉郎

  【夏尔x爱娘】
天雷滚滚,欧欧西,自嗨产物
非战斗人员禁止入内
@孑影今天画小马了吗 ←文中马替
————————
    “我见过魔鬼,也见过神明。”
   伯爵说这话的时候注视着手中的红茶,他的执事早已遵循他的口味为他加好奶和糖,并搅拌均匀,递到他手中。
      我对主仆二人的默契感到吃惊。因为他的执事看看外表不过只是一个30出头的年轻男人。相比于其他精神却又掩不住年迈的管家来说,格外引人注目,而伯爵的外表更是年轻,我不由得对这位管家产生了好奇多看了他几眼。那位谦逊有礼的黑发男人察觉到我的目光礼貌的对我微笑。
    我的脸颊有些发烫,移回了目光。那位伯爵正专心抿着杯中的红茶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我感到几分羞涩,那位伯爵没说什么,只是挥手让那位执事上前来再次加满他的红叉,随后命令他离开。
     他离开了,对我是一件好事,至少我可以专心地将注意力放到这次的访谈之中。我翻开笔记本正想照着笔记本上记录好的问题来询问这位伯爵。伯爵看了我一眼,挥手示意我停下的同时,他闭了闭眼,讲述了起来。

1-
     故事起源在一个夜晚。母亲照例的为孩子念了睡前故事。看到孩子闭上眼睛,母亲笑了笑,为他拉展了被子,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晚安吻后离开了房间。但当母亲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后,熟睡的孩子睁开了眼睛。为了读完今天下午没有读完的那本书的结局,他偷偷的跑进了书房。却未曾想遇到了那般不可思议的一幕——当他出于好奇的从书架上取下另一本尘封已久、落满灰尘的书并打开时,他看到书页间夹着的那块蓝宝石。品质与样式都像极了他父亲手上哪枚戒指上镶嵌的希望之星。
  他还来不及诧异这枚宝石的来历,一只素白的手就从他面前的书页里拿走了它。小伯爵抬起头,有一个紫发紫瞳的女孩,穿着一袭层层叠叠的白色长裙,脖颈后绑成蝴蝶结样式的系带垂着,她虚靠在书架上,对着呆滞的他露出微笑。
     她自称是伯爵家族的守护神,已经守护了这个家族很久的时光。因为不可说原因,她要在此停留一段时间,而作为代价,她可以实现小伯爵任何的愿望。至于要停留多久,又是什么的代价,则又是——
   “秘密。”她支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调皮的眨了眨眼。
    “不过你可不要打什么小主意啊,虽然我是守护神,可我只会实现善良的心愿。心怀叵测的人,会收到惩罚的。”
     她说着,紫色的眼眸弯成一弯月牙。“那么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小小的主人?”她这么问道。
    伯爵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她顺口念了一遍,又笑了起来
    “我叫东方爱,以后就要拜托你了。”
     那天晚上小伯爵还是没有读到那本书的结尾。这位号称东方爱的守护灵小姐陪着小伯爵一个晚上,她给他讲了很多奇幻的故事。她的声音并不过分甜美,相较于甜腻的砂糖而言更像是山间汩汩流淌发出清脆响声的泉。她讲的故事过分的有趣,即使对象是圣经中出现过的一干人物无聊的纷争,在她口中都像是歌剧院里倍受推崇的新型剧目。当小伯爵不可控的被她口中世界吸引的时候,她计划得逞似的,眼中划过狡黠的光波。
    “我很高兴你陪我度过了这么漫长的夜晚,但是小凡多姆,你该去睡觉了。”这位守护灵小姐故意用一种拖长语调的官腔来和他讲话,同时隔空挥开窗帘,日光涌进整个书房。小伯爵探出头向窗外望了望。已经是早饭时间了。
      临走之前小伯爵回头望了一眼,守护灵小姐还是坐在书架上,晃着双腿撑着脸,扯着自己的一缕头发玩耍。她无聊的歪了歪头,见到他驻足又和他挥了挥手。阳光在她的发间跳跃,亲吻脸庞。在她身上敷上一层金色的薄纱。可小伯爵却觉得这位神秘的守护神小姐,和昨天晚上有些不一样了。
  于是,鬼使神差的,小伯爵迟疑的开口:“我今天晚上还可以见到你吗?”
     ……
    “如果你可以将我的存在当成我与你之间的秘密,那你随时可以见到我。”
     离开了的小伯爵脚步轻快的行走在走廊,脚下柔软羊毛毯的触感使他仿佛行走在云端。他又想起守护神小姐和他的告别,虽然她的表情逆着光看不太真切,但是她诚恳而真挚的语气着实令小伯爵感到欣喜——从来没有人用这种语气和他讲过话,母亲和兄长总是过于担忧他羸弱的身体,就连父亲在和他说话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放轻语调。更不用说父亲的朋友和舞会上那些名门贵族——更何况他在家人以外的人面前露脸的次数屈指可数。
   父亲母亲出于私心带着他的兄长去见识他们的圈子,而将常年病弱的他藏在家里,凭借年迈的田中先生和一条对他并不友善的黑背犬来帮助他打消这无聊的时光。虽然有时也会在他康复时带他出去散心,但更多时候,他对外界的认知,全部来源他同胞兄弟口中。而他的兄弟总是不得不将应酬以外的时间投入到各种课程的学习里,能陪伴他的时间更是寥寥无几。
   因此,这位小伯爵实在是太孤独了。他迫切的渴望与人交流,又对此感到胆怯。而那位神秘的守护神小姐和她口中传奇色彩浓重的故事,令小伯爵感到难得的快乐与满足。像是行走于沙漠之客发现水壶中出现了半壶水。于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这半壶水,小伯爵暗暗得下定了决心。
   他决定保护那位守护神小姐。
  这么想着,他在下一个拐角左拐,走进了餐厅,带着脸上两只巨大的眼圈和有些皱巴的衣服向所有人问好,并如往常一样,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所幸,当他带着一脸困倦打出今天不知道多少个哈欠,还差点打翻餐桌上牛奶的时候,父亲的责问便被过于担忧他的母亲强硬的打断,她催促小伯爵去休息。直到他躺在床上的时候,母亲还坐在他身边,一夜的疲乏此时如浪潮般涌来迅速将他淹没。小伯爵于是沉沉的睡去。

2- 
    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东方爱单手笼住被冷汗渗湿的额发,胸口像是一个风箱一般剧烈的起伏。当意识到自己此刻并非处于梦中的场景时她选择放空片刻以来平静情绪。焦虑烦闷的心情随着吐出的几口浊气平复下来后,她决定出去走走。
    游魂形态最方便一点便是像现在这样,在整座大宅里随意走动也不会被发现。因此东方爱完全没有拘束的意思。她在指尖点燃一处萤火照亮前路,迈着快活的步子跳跃着前进。脖颈后打成蝴蝶结样式的系带随着她的步伐起落,轻快的像只蝴蝶,不久前的梦魇仿佛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困扰一般。她甚至在就这么走过一长条走廊后,突然在散落月辉的落地窗前停下步伐,对着自己的影子摆弄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动作,宅邸里静悄悄的。就在她对着月亮扯出一个鬼脸时,拐角处传来一声闷笑。
   东方爱这才松开自己的脸,在拐角那人后知后觉准备逃跑的时候挡在他面前,扬手就是一记二指弹。
   小伯爵委屈的呜咽一声,捂住自己发红的脑门。东方爱见状挑挑眉,双手抱胸蜷下身子问道
   “大晚上不睡觉你跟着我偷看我做鬼脸啊?”
    “我没有!”小伯爵反驳,“我是打算去找你,但是看到你离开了才一路跟过来的。”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伯爵自知失言,懊恼的转过脸去,东方爱眼尖的看到小伯爵发间通红的耳尖。心下疑惑不已,思索半刻才想清楚。她故意拖长语音,转过头来挪瑜这位小伯爵
    “嗯……让我猜猜,是不是下午发生的事,还和那条狼狗有关?”
    小伯爵心思被戳穿咬紧嘴唇,默不作声。
    东方爱舒了口气,“哎呀我以为什么事呢,别担心,以后多和它接触熟悉了就好了。我以前也有养过一只超帅的狗狗,最开始……”
    “不一样的!”
    东方爱拍着小伯爵的肩膀,安慰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小伯爵打断。
    “塞巴斯蒂安只是欺负我一个人,就连比我少见到它的夏尔都能去摸它的头,但是只有我,他每次都要来咬我……他只欺负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
   小伯爵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变得像是独自一人的呢喃,东方爱怔愣片刻,才明白小伯爵是因为心里不平衡单纯的闹别扭。虽然说以后变得坚强到不可思议,但是目前而言,这位小伯爵还仅是个孩子。看到小伯爵蒙上水汽的眼睛。她挠了挠头,手忙脚乱也不知怎么安慰,尽管她明白,那只名叫塞巴斯蒂安的狗并不是因为厌恶他才天天找茬,相反。东方爱想起在小伯爵父亲和兄长面前安静的不可思议的狼狗,和每每见到小伯爵时狼狗湿润明亮的眼睛,最终看着用双手胡乱抹着眼泪的小伯爵叹了口气。
   他还太小,个头甚至连她的腰都不到。这么小的孩子自然无法分辨出那只狼狗望向他的目光是多么温柔热情,因为他早被塞巴斯蒂安闪着寒光的利齿吓跑。东方爱无奈的蹲下,按住小伯爵的肩膀强迫小伯爵对上她的目光。
    “那么我带你去一个没有人去过的地方好吗?你父兄都不知道的地方。”
  她的眼睛是并不罕见的紫瞳,冷色调的瞳孔里却充溢着平和与温暖。小伯爵注视着她的眼瞳,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但是事先说好,该面对的一定得面对,今天以后就不许再为这件事哭鼻子啦~你是一个小男子汉嘛。”
    得到小伯爵确定的回应,东方爱又笑了起来,紫色眼睛弯成月牙。她仍保持蹲着的姿势,挺起脊背,伸出一根手指,直直的指向月亮。
   不知何时起了风,她的发丝和裙摆被风拂动。小伯爵还没来得及喝止她停止着不敬的动作,就见到东方爱竖起一根手指至唇边。与此,她发丝飞舞的弧度愈来愈大,像是要从她身上脱离一般。她护住睁不开眼的小伯爵,面迎狂风。脊背仍是直立的,宛如一根茁壮的青竹。
  而不知过了多久,又仿佛只一瞬间。狂风平息,“小伯爵睁开眼,却见幽暗的走廊里聚满了一团一团五彩的萤光。东方爱捧起一个到他眼前——是一只萤火虫,他在东方爱的示意下接过这一只,这只小虫子躺在他手里散发着柔和的光。“这叫五彩萤火虫,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向月亮上那个人借来的,怎么样,没见过吧?”
     萤火虫的光被他仔细捧在手心,小伯爵脸上写满了惊喜。东方爱满意的摸了摸他的头,“来,看那边。”小伯爵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一团团的萤火虫散开,一匹白马立在哪里,一双纯粹的红色瞳孔和他们安静的对视。小伯爵震惊得说不出话,他没有忽略白马身后收紧的翅膀,和它雪一般白亮的肤色。它站在荧光里,背后是未被萤火虫涉及的黑暗。像是从母亲的故事书中走来的一般。
  “来吧小凡多姆,我们到月亮上去。”
  之后的事像是被带到童话里。宁芙们乘着月光前来与他玩耍,阿尔忒弥斯收起了弓箭喝住猎狗,现在平原上看着他微笑。飞马稳健的向月亮而去,他回头撞进东方爱的眼瞳。
  皎洁的月轮像是悬在面前,近的仿佛触手可及。小伯爵摸了摸飞马鸦黑的鬓毛,手感滑顺如同丝绸一般,飞马雪一般皮肤在月光下不仅没有被夺去光彩,甚至多了几分神秘感。繁星点缀在月轮附近,柔和的光落进一人的眼瞳,闪闪亮的。那人将脸凑过来对他笑,风吹的她发丝乱舞,零散的遮住她脸颊,她漂亮的眼眸又弯成月牙。
    “怎么样?厉害吧?”
  东方爱得意的炫耀道。仿佛不满被人忽视,飞马低啸一声。振起长翅,四只马蹄在空中腾踏几下,纵身腾高一截。小伯爵猛的吓到,汗湿的手心一松,差点抓不住它的鬓毛。东方爱笑着扶住浑身僵硬的小伯爵,“别害怕,这孩子和你闹着玩呢。”她说着,装出一副凶恶的模样。飞马见她作势要教训自己,不屑的哼了两声,提速踏步,飞翔了一整个夜空,在天边黎明刺进第一缕光线之前,稳落在凡多姆宅邸外的树丛中。
  谢谢你带这位小伯爵出来兜风,辛苦啦。”东方爱拍了拍飞马脖颈,飞马回应的轻叫两声,蹭了蹭她的手,又向躲在东方爱身后的小伯爵靠近,定定的盯他看了一会,示好的低叫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颊。
  “这孩子十分不喜欢与人接触,”东方爱佯作震惊,对小伯爵说到,看到小伯爵惊喜又难以置信的表情,澄澈的眼瞳里也点上得意的笑意。“你也是唯一一个它愿意主动接触的人哦。”
    小伯爵愣愣的接受着飞马的善意,抬头对上东方爱闪亮的眼瞳,暖意从心中流淌而来。小伯爵眼前再度蒙上水雾,不过这次,他也咧开一个灿烂的笑。
   两个人偷偷回房的路程中,小伯爵紧握着东方爱的手,被一个圆环形的物件硌住。没来由的,他想到了那天看到的那块宝石。
    那块宝石像极了他父亲戒指上的那块,是他们家族的传家宝。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他们家族有两块传家宝,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就像他和夏尔,凡多姆家不能也不会有两位家主,总有一人要选择退出。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也是有很多独特记忆的人哦。
   小伯爵想,偷偷的眯眼笑开。

3-
  小伯爵已经逐渐习惯了有这位守护神存在,尽管她有时无厘头的过分。
   好比现在,她端着小伯爵偷偷送给她的蛋糕吃的泪流满面。
   不至于吧……
   小伯爵对此万分诧异,但仔细想想,这位守护神小姐就连一开始的出场,都与神秘挂上了等号。
   小伯爵曾经无数次庆幸自己曾经打开那本小说,也无数次庆幸自己在哪天白天因为好奇,偷偷喝了一杯一位商人送于他父亲的清茶——那位商人来自盛产丝绸和茶叶的东方清国,守护神小姐对那个国家深怀好感。
  但是他也在隐约的担忧,如果当初先进到书房的是夏尔,那守护神小姐是不是也会在他面前显形呢?
   孩子的心是藏不住的。东方爱用勺子敲了敲红茶杯沿,措不及防的听到小伯爵的发问,她愣住,口中的蛋糕突然变的酸涩。
   就下一口红茶,小伯爵仍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但是天蓝色的眼瞳里闪烁着紧张的波光。
   “会啊。”
    良久,东方爱轻轻的说到。小伯爵收到意料之中的答案,咬住唇瓣低下头,神色晦涩不明。
    “但是那天打开门的是你,这个假设毫无意义啊,不是吗?”
   小伯爵想要离开的脚步顿住,他不可置信的回头,东方爱歪着头对他微笑。阳光从她身后涌来抱住她,她的眼睛一如初次告别时那般明亮。
   “……所以,在终章来临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
   她复又弯起眼睛,扬起的唇角边仿佛盛满了蜜糖。
   小伯爵躁动不安的心也一如那时,平静下来,他也露出笑容,深邃的蓝色瞳孔里繁星璀璨。
  

4-
  可变故总来的人措手不及。
小伯爵猛地撞开书房大门,没有东方爱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燃烧的火焰。他被浓烟呛到,咳的几乎跪倒在地上。仍不死心的抬头搜寻着东方爱的踪影,视线一阵胜一阵的模糊,朦胧间他捕捉到。区别与火场间的一点晶莹。奋力将其攥手中的同时。沉入黑暗。
   “从那以后,我没有再见过她。”
    伯爵手中的红茶早已冷透了,他感知不到似的,喝了下去。
    我完全被他的故事吸引住,无论真假,所以我迫切想知道故事的全部。于是我咽了几口唾沫最终还是问出心中牵挂已久的问题。
    “那您怨恨她的离开吗?”
     他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嘴角弯起弧度的同时,眼中也露出几分锐利的嘲讽。
     她没有走,他知道的。
     他以为保留着这块宝石,她就可以再度出现在他眼前。可他又害怕东方爱因此受到限制,因此他宁愿每天担惊受怕,也不想将那个宝石吞进肚里。但是在这之后的日日夜夜,东方爱从来没有出现过。可是当他在遭受那些没有人性的折磨时,那颗被他藏的隐蔽的宝石总是散发着柔和的气息来缓解他的痛苦。在无数个难以入睡的夜里,那块宝石始终能带给慰籍与勇气。如他的名字一般,给予他希望……
   可是在夏尔死去的那天,当他眼中被刻下法阵的瞬间,一直以来维系着他生命的宝石毫无征兆的碎裂。它们化成的粉末从他指间落下,被大火舔舐了干净。
    他被恶魔抱着,踏着火焰离开。黎明时的阳光对他来说刺目无比,即使恶魔有注意到这点,挡住了他的眼睛,他的眼泪仍是不客气的流下。
    那是最后一次。
   “她是我见过最没用的守护灵,至于恶魔……”他停顿半晌,在我进房间以来第一次直视我。湛蓝色的眼瞳闪烁着猩红的光芒。
     “……我面前不就是有一个么。”他的嘴角又勾起讽刺的笑,眼神冷若寒冰。
      “窥探他人过往的卑劣魔鬼。”
       他说道。
       果然被发现了。
       我耸了耸肩,这个小小的伯爵的确如我的同类说的那样敏锐而聪慧——毕竟,这是由他亲手养育的美妙灵魂,也是对于恶魔来说难得的高级品。
       只是可惜,品尝不到他灵魂的香气。

  6—
    东方爱坐在书桌上,看着二人虚与委蛇,阳光穿透她的身体,在伯爵身上烙下一块一块破碎的光点。东方爱凝视阳光中飞扬的灰尘,伸出手指,中指上名为希望之星的宝石真如希望一般闪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璀璨的甚至不留一丝阴影。
    东方爱冷漠的表情裂了缝,樱唇轻启却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她感受不到小伯爵生命征兆的存在,可小伯爵此刻就坐在她面前对着对面的魔鬼冷笑。
   还是没能救的了他。
    阳光在她发间穿梭,透过她的脸颊,她整个人被阳光包裹住。可是她眼瞳深处,沉寂如死水一潭。她将唇印上那块美丽的金刚石。冰冷酸涩的触感像是道道尔学院外的森林中那一口冷泉——她在逃离黑白二人的途中跌落进去,泉水贪婪的吞噬着她的生命,她感到热量与气力从指尖流失,却始终无人知晓她溺于此地。
  意识朦胧中她闻到微弱的红茶香味,随后有人揽住她的腰救她上了岸。
  再怎么极力睁眼,也只能看到上方郁葱的绿色和遮盖不住的一线天空,她想看清恩人的面容,身体始终动弹不得。焦急之际,一只冰冷的手抚上她的脸颊,拨开她贴在额头的发丝。她如愿看到那人墨蓝色的发丝和猩红的恶魔之瞳。
   那人注视于她,良久,唇角扯出一丝苍白无力的弧度。
   “骗子。”
   他轻轻的说,又被风吹散。
    

评论(2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