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莲

是一个具有精神洁癖屁事特多还无聊瞎矫情的人

  像是在气氛粘腻的教室里写着卷子,窗户外面天已经黑了。从你的位置望出去,稀稀散散的灯光下有许多和你一样的人,你知道他们干着和你一样的事,但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比你努力多少。过于宁静的夜晚具有迷惑性,你沉没于此。
  唤醒你的是老师。
  他一边翻看着你写了寥寥几字的卷子一边数落你的成绩,你低头不敢言语。得不到回应的老师转身回到讲台上,仍然以你为反例不断给同学们使用言语上的“触电疗法”。
  你困倦无比,肚子很饿,夜风从窗户缝隙钻进来,扎进你裸露的脖颈和半截手臂。同桌看你一眼,沉默着给自己的卷子翻了一页。你突然不知为何的心情低落,鼻头酸涩,眼眶湿润而温热。
  然后有个人出现在你们教室门口,在和你们老师对话几分钟后径直向你走来,他挡住窗边的风,摘掉脖子上的围巾展开披在你肩上。拿过你手上的笔,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困扰的难题。然后拉起你的手,在班主任的眼皮子底子光明正大的早退。出了校门,坐上汽车,他打开保温桶递给你——是炖的软糯的温热羹汤。你一口喝掉,车里的cd是你最喜欢的那首,还隐约有几分令人心情舒缓的浮香。
  你心满意足的入睡。

评论(3)

热度(3)